当前位置:滨海县教师发展中心>>正文内容

在“境界”中提升作文水平

作者:教育技术科 更新日期:2017年09月29日 浏览: 人次 打印本文】【字体:

   “中学生与社会”现场作文大赛是江苏省级别最高、规模最大的作文赛事。在第三届“中学生与社会”作文大赛中,万澄辰以其很强的写作实力获得高中组一等奖第一名。这触发了我追踪此个案进行分析的想法。因为一方面,成功就是教育思考的方向,可以收获其成功的经验;另一方面,当前作文教学“效率”低迷,学生畏难、教师困惑,双方信心不足,从这个学生的成长个案中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思考高中作文教学的有效突破这个问题。于是,我约同事王安琪及扬州大学王乃森教授等来到仪征高级中学,访问了万澄辰及她的老师张一山。通过访问,发现了处在教学一线的张一山老师基于新课程理念设计的“境界作文”实验。
    一、对成功者的追问。
    笔者:在作文竞赛中获得好成绩,你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万:我觉得喜欢读书应该是我获奖的一个重要原因。
    笔者:你喜欢读哪些书?
    万:喜欢读的书有很多,特别喜欢读经典,喜欢读名家散文、精品小学。我觉得读经典是最能给我们写作带来实质性帮助的。散文可以让我们在贪图美的同时有所思考,小说则可以开拓眼界,开掘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历史文化宝藏。
    笔者:你最喜欢读哪一类书?
    万:最喜欢读散文集,尤其是个人散文集,它往往系统、全面地表达了作者一整套的文化理念。当这些理念能在脑海中反复出现时,我们的精神境界就得到了提升。比如,余秋雨教授的功力很深厚,他常常在笔墨间留下精致的思想碎片。他在写那些美丽的景点时往往不为景点所俘虏,而是有着鲜明的文化批判意识。
    笔者:你平时是怎么读书的?
    万:我觉得方法是因人而异的。就我而言,我觉得最有效的读书方法就是反复阅读,不只求读过,而要求读懂,读透。一本有价值的书是绝对值得让你逐字逐句推敲,反复琢磨,最后把文章的精华变成你自己的东西的。
    笔者:在你成长过程中从哪里(何人、何处)获益最多?
    万:家长和老师比,我觉得从老师处得到的更多,特别是我们的作文课,张老师把我们引入一种让人兴奋的境界,一种让人不得不思考、不得不表达的境界,我们都盼望着上作文课。课堂与课外比,我觉得课外收获要更多一些。因为课内的时间毕竟有限,而生活却是一直继续的,你可以从生活中获取知识,明白事理,提高个人修养并逐渐成为一个有思想的人。
    二、与张一山老师的对话。
    笔者:你认为目前作文教学存在的普遍问题是什么?
    张:首先,作文教学没有科学的规划,没有一个从高一到高三的“校本理念”和“样本体系”,而每个学期训练的理念、重点、方式缺少必要的管理,作文教学往陷入随意和散乱的状态,其次,我们对学生的作文评价太严、太正统,常常将高一视为高三,用高三的标准去审视高一的学生,用严格的“经验”去评价作文,导致学生作文失去自我,也使作文评价失去了促进学生发展的本意。再次,作文教学经常表现为:给个题目,缺少必要的情境唤醒;作文指导,缺少必要的范例陶冶和拓宽;批改作文,常常只是给两句生硬的评语。学生在这样的“作文历程”和“作文洗礼”中,怎能不走向应付和拒绝呢?
笔者:你认为应该如何进行作文教学?
    张:我认为,作文教学如果能用一种主题境界去引导,让学生不知不觉地进入思考的境界、选择的境界、表达的境界,并且能够最大限度地进行交流与欣赏,那么作文就不难了。这时,学生动笔就意味着成功,认真写便能让自己感动,让老师感动,让全班同学感动。
    笔者:你反复提到一个词语“境界”,你的作文教学可不可以称之为“境界作文”?
    张:可以。当我发现有学生在作文纸上写了二十多个“痛苦”时,我觉得现行的作文教学离学生的思想太远了,离学生的生活太远了。作文和学生之间还应该有一个“境界”。作文教学中要有一个让学生想读、想说、想写的“境界”,学生在“境界”中思考,在“境界”中表达,在此基础上再进行“境界”的欣赏和拓宽,那么作文就不再是痛苦的事,而是一种呼唤和体验。
    笔者:你的“境界作文”是从什么地方起步的?
    张:“境界作文”的“第一课”是从文本价值的再利用、再开掘开始的。我总觉得,文本阅读“成果”还有它的再生功能。要想作文来得容易一些,首先要学会利用文本阅读的“成果”。我是借助文本阅读的收获,开始设计基于“文本境界”的“境界触发”,引导学生进行“境界表达”的。比如,学习了鲁迅的《药》,我让学生在“茶馆”一节中加进一个“我”,让学生看看故事情节将发生怎样的变化。结果学生很乐于探讨。像这样,实验中我尽可能地用文本建构相关“境界”以引导学生。我的目的就是借助文本阅读的“成果”来降低思考的难度,让学生快乐地走在读写结合的境界中。我通过“第一课”,让学生明白作文就是这么简单容易!
    笔者:进行“境界作文”实验过程中学生有什么变化?
    张:两个班的实验让我坚信,学生作文可以在设计的境界里得到不断提升;用“境界”引领,用“境界”拓宽,作文就可以“更快、更好”。万澄辰初中时的作文,可以看作一条清澈的小溪,清新流畅,但缺少传统散文的韵味,缺少独到的思想深度,现代学生自由生命的活力彰显不够。当我用“境界”进行引领,让她和她的同学在“境界”里行走,在“境界”里思考,她的作文水平提升很快。读她初中的作文与现在的作文,完全是两样的。
    高中学生一学期(加上考试在内),作文量在6000字左右,高中三年也就是3万多字。参加“境界作文”实验的两个班学生一个学期下来,作文量都在3万字左右。这学期开学不到两周,万澄辰已写了6篇。面对这种写作需求,我思考更多的是老师怎样更好地建构“境界”,让学生按照老师提供的系列“主题境界”方向写,让学生涉足不同的视觉空间和思想领域进行“境界思考”。如果我们能不断地满足学生的作文心理需求,作文水平就能真正得到提高。
    三、“境界作文”带来的思考。
    这次访问引发了我对“境界作文”实验的兴趣。万澄辰可说是“境界作文”实验的受益者之一。这个散发着浓浓书卷气的17岁女孩,是在“两个世界”里成长的孩子:一个是现实世界——她的家庭普普通通,她的父母老老实实,她的老师兢兢业业,她在平时的作文课中汲取着成长的营养;另一个是书的世界——她如饥似渴地读书,用书中的“间接生活”弥补自己“直接生活”的不足。她长于沉思,敏于运笔,天边青青草、海边粒粒沙,常常进入她思考的视野,她就用对现实生活的思考来完成每一篇作文。久而久之,她思想的深度自然超过了一般同学。
    万澄辰的成长,张老师功不可没。我走进张老师的课堂听课,与他一起探讨研究。我发现,张老师能引导着他的学生在“两个世界”里茁壮成长,是因为他自身就在“两个世界”里执著追求。他是一位爱读书、爱思考的老师,他在自己所执教的班级坚持不懈地进行着“境界作文”实验。通过与他的接触,我越来越认识到,作文教学应该创造一种有利于学生探索的活动境界,让学生从境界的感悟体验中,在生成性境界的主动参与中,在心灵世界不断被唤醒中,走进积极的作文境界。而“境界作文”实验对中学作文教学改革提供的可借鉴的信息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境界作文”实验提出了存在于学生写作过程中、决定作文质量的要因——“第二境界”。依此关注并思考学生进行作文的过程。在“境界作文”过程中,张老师认为有“两个境界”:课堂教学伊始,教师呈现的、起引领作用的境界即“第一境界”;在作文指导过程中,学生通过“第一境界”而主动建构生成的动态境界即“第二境界”。教师贵在利用“第一境界”。当学生在教师提供的“第一境界”里沉思、交流时,意识中就会自觉建构理想的、主题鲜明的作文表达境界——“第二境界”,再通过“境界触发”,从而实现有境界的表达。
    第二,“境界作文”实验提出了“教师是一个境界”,是对学生作文境界形成影响较大的一个“活”的境界的理念。也就是说,要让学生进入“第一境界”,教师就要先进人境界,要求学生进行境界表达,教师必须同时进行。在作文教学过程中,教师不仅仅是境界认知的引导者、动态境界的维护者,还是境界活动的参与者、境界表达的同步实践者。
    “境界作文”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境界表达”之后,还有一个“境界交流”环节。在“境界交流”中,教师是拿着自己的同步“境界作文”,以平等的身份和学生一样互相“换取作文”,以期用自己的“境界”提升学生的“境界”。一学期,张一山老师写出了40多篇作文。在实验过程中,他不仅引领学生进入“第一境界”,催成“第二境界”,而且参与境界表达和交流。用张老师的话来说,教师参与,就是“用我证明!用我鼓舞!”因为没有师生之间这种平等理念上的表达和交流,就没有“境界作文”的教育民主。所以“境界作文”实验,基本摆正了作文教学过程中师生在“写”的实践上的平等关系。
    第三,“境界作文”实验,较好地解决了作文教学如何有效地利用文本阅读“成果”的问题。“境界作文”提出,文本是学生作文最直接、最便利的“再生资源”。而在传统作文教学过程中,文本阅读“成果”往往不被重视,文本较少成为学生作文的“根据地”。张老师十分重视对文本阅读“成果”的利用。他在文本阅读基础上,建立了基于“文本境界”的作文活动。如高一学习《触龙说赵太后》,就让学生针对课文人物加一些必要的心理、动作和肖像描写,看谁加得妙;高二学习《项链》,就来个“续写结局”,让学生当一回小说家,跟莫泊桑比试比试,看谁“功夫”高;学习《祝福》就来写个小说人物审美想象或者审美评论,摸摸学生读到什么程度,还有什么看法;学习《漫话清高》,也让学生在作文中引经据典地论说论说,以丰富学生的作文视野。学生们往往在“文本境界”的“回味”中,自由地充满信心地表达着自己生成的“第二境界”。
    我认为,“境界作文”过程中,文本阅读成果是“境界作文”的起点,“境界作文”是对文本解读成果的吸收和深化。张老师立足文本境界建构作文教学境界,较好地实现了阅读教学和作文教学的有机对接。
第四,“境界作文”较好地解决了“生活是如何被反映的”这个命题。“境界作文”主张,要反映对生活世界的感受和思考,课堂上教师就应该建构相应或者相似的“生活境界”,在“生活境界”氛围中激活学生的境界思考,唤醒学生的生活积淀。有的理论认为,教育应让学生生活在“可能”的现场之中,为将来的生活积累初步经验。为了指导学生反映生活,张老师从不同的“生活境界”出发建构基于“生活境界”的“境界作文。”例如,他围绕母亲这个主题,建构了“感恩——回报”系列的“境界作文”。他用“母亲节的起源”、《爱是大树下的家》、《烛光里的妈妈》、《大堰河,我的保姆》和“母亲节调查”等大量材料建构了关于母亲的“第一境界”。课堂上他引导学生认知“第一境界”,通过师生互动,“第二境界”的氛围油然而生,学生们纷纷沉浸在对母亲的深情回忆中。这时,张老师用“田世国捐肾脏救母”作为“境界触发”,从而引导学生进入对母亲深刻感恩的“境界表达”之中。
    在“境界作文”实验中,张老师执教的两个班的学生的作文“境界”提升很快:他们喜爱作文了,获奖的作文增多了。有好几个同学紧盯万澄辰,有时竟能收获略胜一筹的快乐。“境界作文”作为一种有创意的实验,从万澄辰等同学的成长可以看出其价值。这种尝试用不同的“境界”唤醒学生,让学生进入一种清爽愉快的境界,在境界的感受中,在生成性的境界与境界的激荡中,写出富于境界的作文的做法,突破了传统作文教学的理论和模式,为作文教学改革提供了范例。
    万澄辰是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孩子,张一山老师也是一位普通的语文教师。一个渴求知识,勤奋学习;一个默默耕耘,积极进取。他们生活在“境界作文”实验中,在“阅读”中成长,在“境界”中提升。关注这项实验,并不是奢求学生都成为万澄辰,语文老师都像张一山。只是希望语文教师能尽力使学生爱读书,会读书,成为乐意一辈子读书的人;希望语文老师在遇到教学问题时,能像张一山老师这样,坚持不懈地思考,并积极引导学生参与自己的探究,在问题思考过程中磨炼自己,在问题解决过程中提升学生;也希望老师们能从张一山老师的“境界作文”实验中得到启发,创出自己的作文教学新路,把学生引领到读书写作的最佳境界。

 

 


【字体: 打印本文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